芍戾。

芍戾。

 
   
3张

-

跑到上园拽了踢娜看未删减版《猜火车》。

思婷B219像个海边别墅附的别院。我的脑袋里同时出现了《光年》里壁炉火突突,缱绻温和的样子,跟《逍遥法外》下一秒就能从舞池狂欢切到一具尸体的画面。这部电影也有点像这种感觉。对立和张力无处不在。

最恶心的马桶下面是最绝美的海水。如果仅仅将其理解为其貌不扬的海洛因和它能带来的极致感受,我觉得浪费了这个牛掰上天的譬喻。

踢娜觉得男主最后的选择没错。我觉得他错了,但要我早这么选了,甚至早到这笔钱都不会跟我有关。

海洛因是毒品,赛马是毒品,金钱名利“成功生活”梦是不是毒品。最近一股浮躁子气。我不想再抱怨了。下定决心的话,最后一次也不会给自己。就送您们一堆大红灯笼走好去吧。


薛兆丰教授说,人生就是为了快乐。康永哥不同意,说人生是为了平静。我更偏向薛兆丰教授的观点,但我觉得快乐太泛了,又不稳定。

那就不要为了什么了。因为终点已经被安排得明明白白。是死。别无选择。

我就想过段有趣的人生。其实就是把“快乐”的涵义缩小了一点,然后剔除“为了”,把它背后的功利色彩连根拔起,丢掉。


当然,什么都会变的。豆瓣有个人基于这句话的结尾是“真理让人安宁。如同坟墓。每个人都奔向它。”但我觉得,就因为凡事都在变所以恒定才珍贵。


但所幸有一点可爱。“如果维他命C是非法的,我们也会注射维他命C。”我坚持我自己的底气,是因为有趣啊自由啊这样的未来,在禁忌的边缘很久了。